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郑有国

经济 历史 杂谈 切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 祭  

2010-04-06 16:25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家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祭     

清明,总是细雨霏霏。象一阵风又吹皱了一池的记忆。

每年的家祭对我总是那么清晰,仿佛撕开的绷带,可以看到几道深深的时代的凿痕。那是我们那辈人,永远挥之不去的一个时代的印记。

路灯,在初春的昏暗中抖动着,急匆匆踩着满地的落叶,一任泪水滑落在脸颊。虽然父亲的离去,是早已经预料的,但刚刚接到二哥的电话:“小弟,快来,爸爸走了”,我仍然感到山崩地裂。

父亲生病十几年了,得的是帕金森,病到后期,我时常坐在老人眼前无语,但我仍然会在事业困惑,前途艰难时,从父亲无力的手上,去感受生命的存在。

父亲的那一代,是无休止的学习、开会、斗争、批判的时代,天天晚上开会,天天学习,天天有文件,天天是批判大会。人,在那个时代已经异化成为一个机器的部件。人,微不足道。芸芸众生的人,仿佛背后有一只手在不断地捉弄,忽东忽西……

父亲的经历,让我真真感受了生命的脆弱与渺小,每年家祭,我都会在记忆中重叠起父亲的影子,刻骨铭心……

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,到处都在游街示众。

我至今仍然记得父亲的身影,站在高高的卡车上,戴着纸糊的高帽子,涂着漆黑的双手,不停地敲着锣,不断地口中不停地念着,我是XX分子,………背后,站着的一伙人,不停地用烟蒂熏烧着父亲的背……

站在车下弱小的我,无法面对这一切。只能躲藏到无人的地方。天黑了,家里一片的寂静,只有母亲在婴嘤啜泣,父亲躺在床上,在用药膏在他烧糊的背上,涂抹着。我不知道,在游行的卡车上,站在父亲身后,用一枚枚香烟,熏烧着父亲的那个人,那个时候是不是能闻到生命烧糊的味道,良心是不是在那一刻还会存在。

斗争后来越来越升级了,父亲时常被莫名其妙地抓走。家也不能回了。饭是要家里人送的。

我与母亲天天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给关在所谓“学习班”里的父亲送饭。“学习班”里有严格的规矩。在学习班的人,每天必须一大清早起来,全部跪在巨大的毛主席画象前,做“早请示”。

那天,我陪着母亲跨进“学习班”的大门,看到在巨大的画象前,跪着父亲那疲弱的身影。那画面,令我震惊,心象针刺着了一样,血一直往脑门上涌……

父亲跪在画象前的背影,对于我永远是无言的伤痛……

   最让我难忘的是,在一次的斗争会上,我很相信的,原来是我父亲相当要好的朋友,在领导的劝说后,跳上台去,揭露我父亲的“罪恶”,然后,当着那么多的人,一拳一拳地对着父亲猛击。父亲在痛苦中睁大的眼神,让我终身难忘……

在令人那样不耻的时代,我不知那位我曾经十分尊敬的叔叔,在一分钟间如何失去了正常的人性,换取了他的自由。父亲在晚年仍然感叹唏嘘。

父亲是我祖父在五十多岁时生下的长子,祖母那时才只有二十多岁。父亲在慈爱的家庭中生活,养成了宽厚、儒雅的性格。

父亲相信“轮回”,“业报”。小时候的夏日晚上是最美的。晚饭后,各家小孩就会自然集中到庭院里,听大人们讲“鬼”故事。而《三言二拍·苏知县罗衫再合》是我父亲百讲不厌的故事。当他讲到苏知县历经磨难一家人团圆时,那眼光中流露出的幸福,是我永生难忘的。那时,我们听不太懂,他就拿书叫我们自己去看。小时候,我一直在想,也许在父亲的心目中,苏知县家庭离合最后团圆,就是中国人人生的最完美的结局吧。

实际上,“业报”,在当今中国,是没有人信的。

看着父亲静静地躺在那里,我突然间感到一堵坚实的墙在我面前轰然倒下。从此我要独自一人,面对世上的狂风骤雨……

我多么希望和父亲的分别,会象人流中走散的亲人,突然间又会在另一处相遇,但我清楚地知道,此次和父亲的分别,不再象从前出差,不再象从前一样只是短暂的分别,而是阴阳两隔……

再次相见,只是一种永远的梦。今生不再了,来世也难料。也许只有在某次的梦中,可以重温父子深情。

父亲的离去,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。

家祭,家祭,那是一代人的记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9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