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郑有国

经济 历史 杂谈 切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1-01-07 12:30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年一度的春节,又要到了。

我突然想起了家。

中国人对家的概念是清晰而又模糊的。清晰到对家的定义,可以简单到就是破败的房屋下,有那么一只猪。模糊的是,中国人几千年一直都找不到自己的“家”。

不要问太复杂的“中国人从哪里来”,闲来之时,朋友们在一起,聊起自己究竟是来自于山西还是河南,还是什么地方,似乎也说不清了。中国人真有点“数典忘祖”了。

中国人应当是不会健忘的。

但中国人真的就找不到“家”。

2010年年底,临近新年了,乐清的村长,真的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?!绑架了清华大学的博士生,今年,真也不知道春节的“家”在哪里了?

在群雄蜂起的乱世,满眼滚滚征尘,老百姓四处逃难,家是遥远而又渴望的联想。在盛世似锦的时候,眼看着一栋栋高楼平地起,眼看着一家一家的楼房哭声中被铲平。找不家,让人的心里,多少充满了悲凉。

去年春节,我不在自己国家的“家”过。而是漂洋过海地来到澳洲的墨尔本。远隔重洋,我在梦幻般的澳洲企鹅岛,重新找回了“家”的感觉。

出游,我是比较喜欢有文化的地方。到了菲利浦岛,当导游告诉我们,今天晚上的重点是看“企鹅归家”。说实在,我有点点失望,感觉那是小孩子看的吧。

傍晚时分,随着人流来到面向南极的一个月牙状的海湾高处坐下。我们坐的脚下的地方,是人工建起的略高于土坡的木栈道。在我们的前方是一片开阔的海滩,在海滩的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海,在海的尽头就是地球的南极。导游告诉我们,要耐心等待,可爱的企鹅一会儿就会随着潮水出现,走过前面这一片开阔的海滩,再慢慢地通过我们坐位下的木头栈道,找到各自自己的“家”。

那天天气不怎么好。天色慢慢昏暗下来,海水与天际已经染成一色了。偶而远处闪过星光点点。周围似乎十分安静,聆听潮水的起伏,仿佛可以感受到人们期待的跳动的兴奋。

水与天已经染成墨色了,潮水似乎也平缓了许多,只有微弱的灯光下可以看到沙滩与海交接的潮水涌动的痕迹。从南极来的风强劲地吹着,让人感到夜的冷。急切的心情,让我感觉似乎今天企鹅真的忘记了归家的路?!

几乎与这种的孤疑同时涌出一样,在海水与海滩交接处,几只企鹅,慢慢地走上海滩。它们张望着海,那种悠闲、自在,那种自信、愉悦,让我心灵不禁为之震撼。

随着一阵一阵的潮水涌动,企鹅三三两两地结队走上海滩。它们并没有急冲冲地各自上岸,各自找自己的家,而是一簇一簇地在海边沙滩上集结,集结之后,它们开始象小学生一样排着整齐的路队,有的多,有的少,一摇一摆地沿着不同的回家的路线,走回自己的家。

澳洲的企鵝是世界上最小的企鵝,身高不足35厘米,体重1公斤左右,寿命约10年。每天日出之前,它们成群结队地出海觅食,每当夜幕降临,它们从浩瀚的大海登岸回巢。导游一再叮嘱,在企鵝归家路上,千万不能打扰企鵝。因为归家企鵝胃里,储藏着它白天觅来的食物。如果企鵝受到惊动,会把胃里的东西吐出,那么,家里的小企鵝就要面临饿死的悲剧。

   回国一年了,看到新闻上的拆迁悲剧,想到穷人在一夜之间失去“家”的感受,我就时常想起澳洲的企鵝归家,想起企鵝那样悠闲、自在,那种自信、愉悦,一种无言的痛,就在我心头滚过。

   就简单来说,几千年,中国百姓是没有“家”的,只有皇帝宫廷。在历史的遗尘中,宫廷建筑,红砖琉璃瓦,越显宏伟越显壮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