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郑有国

经济 历史 杂谈 切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改革:让我们面对农村  

2012-02-01 08:44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改革:从农村突破?!

走过三十年,中国又一次处于十字路口。三十年前的改革是从沿海边缘几个实验地开始的,现在中央也在尝试着让地方试水。重庆的“唱红模式”,广东的“解放思想”先行模式,……可以说,从中央到地方,全民都在面对这个困境,并寻求再一次的改革突破。

再次的改革,究竟应从哪里开始?!

三十年前开始的改革,走过的道路可以这样总结:

中断农村改革的进程,选择从城市改革入手……

选择远离中央政治中心的沿海边缘开始试验,逐步扩大到内地……

从强化计划经济开始,到不情愿地放弃计划经济……

城市改革开始,第一,从放弃对劳动力的束缚,允许自由出卖劳动力,第二,承认资本的合法性,不讨论资本的姓社姓资,使资本与劳动雇佣合法化,第三,国企改革,舍弃一切包伏,让市场吸收。第四,发挥民企的灵活性,作为国企开拓市场的先锋……

简而言之,从1993年提出金融体制改革,1994年外贸体制综合配套改革,1992、1994年的医疗、住房市场化改革,1996年的外汇管理体制改革,2004年国有商业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革,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启动……

这一切的中国式的改革,仍然是在城市范围内,在城市原地打转,农村问题一个不动。

令人吊诡的是,中国的改革实际最早是从农村开始的。1978年11月24日,小岗村18户农民,按下了18个手印,搞起生产责任制。这是中国农民用18条生命冲破旧体制改革换来的。只是由于考虑到中国农民天生的破坏性和农村广大地方的改革,容易引起全面的冲击。中央表面上承诺允许农民在国家统一计划指导下,因时因地制宜,保障他们的经营自主权,发挥他们的生产积极性。紧接着1979年7月15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立即批转决定在深圳、珠海、汕头和厦门试办经济特区。直接转入城市改革的试验。

中国的改革从此悄然地从农村转到了容易控制的城市。在此后城市大张旗鼓地推进改革之后,农村的改革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正是农村的改革中断,累积形成了中国当前的困境与矛盾。

三十年,城市的改革一直把农村作为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场所,而不解决与农村改革相关的户籍问题、土地问题,随着城市改革的不断推广,城乡二元经济的矛盾也在不断地扩大,社会矛盾在不断地加剧。

表面上看三十年改革到今天,城市化的人口第一次过了51%,实际上这是伪城镇化。这些的统计数据,是把在城市居住六个月以上的农民都计为城镇居民。实际上这些农民在城市并没有户籍,也没有永久的居住场所,他们的身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居民,只是临时流动在城市的农村人口。每年春节流动的人口,就是伪城市化的真实写照。

伴随着城市的改革,农民辛辛苦苦守护了三十年的土地,并没有一分钱增值,随着城市化的扩大,农民的土地和房子反而被不断强拆。拆迁成为城市的无业无居住的流民,成了农民的一个归宿。城市不是他们的归宿,农村也再无归路。

农村人口,占全国人口的绝对比重仍然巨大。哪怕是虚假的城市化过51%,农村的人口,仍然是惊人的。当人口绝大多数的生活安定与将来预期并不美好的时候,你从哪里谈扩大内需。

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,改革之路指向何方?

改革:我们必须重回农村。我们只停留在城市的改革,对广大的农村的漠视,就必然失去了经济广大的腹地,使内需无法启动。

显然,中国无法跳跃前行。改革初期打断的农村改革,必须重新补上。我们已经承认了资本的合法性,我们为什么无法承认土地资本。任何国家的经济发展,都是秩序渐进的。东亚的日本、韩国、台湾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,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。它们都走过"公地放领",实行 "耕者有其田",并征收大地主的土地,放给无地农民,使农民获得了土地。政府不是没收地主土地,而是补偿地主相应的工业债券,水泥、纸业、工矿、农林等公营事业股票,并鼓励农业资本转向产业资本。

正是由于中断了农村的改革,在对资本、土地财富的认识就失去公正。形成城市对农村的再次剥夺。加大了城市与农村的矛盾与冲突。

中国现阶段,社会的贫富问题,显然最重要的不在于收入分配,而根子是在于财富的分配。这是因为我们改革一开始并不想放弃计划经济,而是在后期,才不情愿的放弃了计划经济才导致的问题所在。我们直到2004年才提出保护私有财产。正是一开始我们不承认市场经济,不承认私有财产,没有真正制定好财富分配的原则,才遗留下这一切的问题。

正是财富分配规则没有制定,才使经济发展,变成了先富的人不断剥夺其它人财产,导致其它人穷困的游戏。

农村改革的中断,农民一开始就处于劣势。改革之初,我们没有真正制定好财富分配的原则,农民因为没有土地,无法分享经济发展带来的财富增值。这样,经济越发展,没有土地财富的农民,只能越来越穷困,社会矛盾也只能越来越剧烈。

改革已无退路。我们必须面对广大的农村。

三十年前的改革,是从中断农村改革开始的。三十年后今天要突破改革的困境,出路只有一条,那就是从哪里中断,就从哪里开始。历史是清晰的。任何的跳跃和任何的侥幸都是不可取的,也是不现实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